Y223游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|回复: 0

花世

[复制链接]

133

主题

133

帖子

45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52
发表于 2018-2-11 10:4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花世
  

  花世

  ——少年家

  

  

  ——对我来说,我父亲就是我的花世。

  芒枝

  山上长满了芒枝,一簇一簇的刺破我手指的芒枝,村里人上山时总会捎一些回家生火,希望焚烧了他们对贫穷的怨恨。可事实是,升腾的火焰却让他们眼里饱含愤怒,往天上飘的烟尘带不走落后。对村民们来说,是遥远的不可及的传说,山是他们唯一信得过的,村民们祖祖辈辈都靠着村后那座大尖顶讨生活。从山上回来时他们常常对着墙角吐唾沫,相信这可以带来好运。和父亲一起上山时我摆弄过那些芒枝,空心得很脆,怪不得烧得好,温暖的植物是我小时候的玩具。父亲不采芒枝,他只给我找“多尼”,一种甜甜的灌木果子。父亲也吐唾沫,不过他只吐在山上,我学着父亲吐,老是吐不好。

  爷爷的死

  爷爷在我刚记事时就死了,只留给我一张黑白相片和关于食母生、拂尘尾的一点记忆。那天村里人都过来帮忙,唢呐声嘈杂刺耳让我害怕,一脸肃穆的“法师”(我也不知道该称他什么,感觉他是有法力的人,叫法师大概不会错)更让我畏怖。爷爷的棺材不大,在我看来要一个大活人躺里面肯定憋得慌,棺材两头有花纹,黄色、蓝色和白色,衬着黑色的底子看上去挺好,我想棺材应该是善良的。屋里堆满了纸糊的房子车子,做工粗糙,感觉经不起风吹,伪善的世界,我一点不喜欢。人们一律没有喜色,忙进忙出,也不知道在忙什么。村子东边有一条河,流向更南方的河,堂哥拿着钵舀得满满,后来我总不敢看那条河,一条剧毒的斑红的吐着信子的蛇。堂哥挑着灯,把这白昼照得耀眼,让人忘记悲伤。父亲穿着麻衣系着白布条,单眼皮的他那天竟换了双眼皮,长大了我才知道,这才是真实的父亲,父亲承受了太多,有时候不得不掩饰一些情感。

  清明

  十几年前清明的村子充满了悲凉的气味,让我有肚饿的感觉,烧香的烟一家浓过一家。村子的路被黄色纸钱的灰烬给堵住了,返乡的游子只在村口走来走去,骂骂咧咧。我和父亲离开家到山上去,父亲扛着一把锄头,我带着一把草戈。雨哭泣着从天上落下来,在我头顶打着旋,我拿着草戈朝它们砍去,草戈沾满了透明的血,我为自己的暴行洋2016首届医师节——走进中科洋得意。山路上长满灌木,父亲在前面寻路,我盯着他的汗湿的后背发呆。父亲一句话都不说,默默地给爷爷的坟培上新土,打开酒往地上浇,白癜风治疗时间和过程具体是怎样的香味弥漫了整座山,覆盖了上山的路,远处纸钱的灰烬迎着风飘过来,我一挥手把它们赶跑。我突然知道,等哪一天父亲也死了,我就得一个人上山了。

  五岁

  父亲常带我去炫耀我们的菜园,父亲挑着尿水浇地,我则捂着鼻子在一旁笑,殊不知,我一笑便把臭味全给吸进肚里了。父亲精心地照料着我们的菜园,夏天的饭桌上总是有最新鲜的蔬菜。空心菜长得很好,有一天它对我说,它喜欢上了西面的那条小溪,请我帮它送封情书,我识字不多,看不懂上面的字,父亲笑着把它还给我,我只好不经意把它丢进溪里。从山脚的菜园往上就能看见大尖顶,我望着山上的竹林出神,大尖顶离我格外的远。父亲说要等我再大一些就带我翻过大尖顶去看北面的山。

  端午

  锣鼓声震得我耳朵疼,河里的男人们把鸭子赶得直要往水里钻,赛龙舟的队伍庞大得要塞满了河道,女人们抱着小孩在岸上发疯似的叫喊,我小心翼翼地回家,告诉自己:“我不是旱鸭子。”父亲折了蒿、艾、榕枝回来,我把它们使劲往房顶上扔,一定不让坏人能偷到。小时候的我总以为房顶上面就是天,屋梁上悬挂着的就是好吃的,猪圈里的猪有一天会到我的碗里来。母亲拿艾蒿沾了雄黄酒洒在我身上,那酒味让我发困,那天下午我确实睡得很香,梦里飘着糯米粽的香味。

德国进口DHLL240um/DHL1.9m/DHL404um伍德灯 除夕

  父亲用手撕着鸡肉,我把嘴凑过去偷上几片。父亲一点不会做菜,但他的刀功很好,大概是在山上练出来的。陶锅里煮着割菜,母亲在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。我穿着新鞋子端盘子,偶尔偷跑出去看烟花,路上的行人匆匆赶路,赶飞了一地爆竹屑。母亲在我口袋里给我揣上一个红包,红通通暖和和的红包。新闻联播照例一副歌舞升平的画面,我们一点不管它,只顾烫火锅,父亲给我倒上一杯酒:“今天你要第一次喝酒,陪我喝。”我突然意识到我长大了,于是正襟危坐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父亲和我一样喜欢放爆竹,我给他点,他拿着最长的竹竿在家门口挥舞着,“老男孩”,我忽然想到这个词。

  大尖顶

  山腰很陡,父亲给我削了一根竹子,好让我柱着它往上爬。父亲总走在前面,我拎着酒食紧跟着他。耳朵旁的虫子嗡嗡乱叫,一副要驱赶我们的架子,我全然不理会它们,知它们斗不过我。高过我许多的灌木丛里阴凉凉的挺舒畅。从山的北面飘来一群声音,父亲说是风声,我倒听不出来。曲曲弯弯的路连绵了好久才终于绕过山头,北面的山还是山,并不比大尖顶高,可是竟有云雾环绕,我怎么也看不到有云雾绕着大尖顶呢。父亲在大尖顶的北面绕了好复杂的相交线才找到祖坟。不过这次父亲却并不沉默,他一路上都很开心。我知道,这就是我的父亲了。

  花世

  对我来说,

  父亲就是我的花世,

  领我亲近这花世的花世。

  等他死了,

  也依旧是,

  我在这花世里的花世。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ruan9100@163.com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最新网页游戏SF
页游私服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Y223游戏论坛 ( 渝ICP备10019914号-1 )

GMT+8, 2018-2-24 02:42 , Processed in 0.203125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Y223游戏社区 X3.2

© 2001-2015 Y223网页游戏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